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|澳洲幸运8走势图
首頁 > 業界
直男商業價值衰亡史
蟲二 04月03日 閱讀 5639 快速評論
直男有錢、有粉化消費意愿、敗家實力不俗,比起追星的少女,究竟少了什么?


央視曝光流量明星數據造假,算是替虎撲直男出了口怨氣,但吳亦凡、蔡徐坤“入侵”都在其次,直男最糟心的是商業價值被鄙視了。本該是盟友的名記楊毅,還做了一回“插刀教”:怨不得人家NBA啊,實在是你們直男的生意太難做了。

深受刺激的直男開始反擊,某位艾弗森、麥迪和林書豪的球迷猛曬賬單,自證購買力,他的剁手戰績包括:

  • 改版的馬刺版麥迪單標G球衣,2500元;
  • 艾弗森的G板球衣3000元;
  • 林書豪的GI球衣3000元;
  • 其他球衣大約2000元;
  • 球鞋N雙,沒有透露具體價值;
  • 游戲使命召喚OL花了3萬;

粗略一算小十萬,他還不忘補刀:不是直男不花錢,而是你的東西不是我的心頭好,我懶得花而已。

然而,在號稱直男大本營的虎撲,大家并不領情,跟貼譏諷者大有人在,“你對女人的戰斗力一無所知”。有人甚至搬出老梗,自嘲消費能力的正確排序是少女、少婦、大媽、孩子、老人、狗,最后才是男人。

其實,中國男士的消費能力的確超過了女性。

中國銀聯連續10年追蹤移動支付數據發現,2017年中國男性月均網絡消費在5000元以上的比例(23%)首次超越女性(15%),敗家漢子實錘了。

波士頓咨詢也認同這個觀點,他們在2017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曬過報告,中國男性的年均消費支出達10052元,已經超過女性。直男再不是“腹中有貨,兜里沒錢”,充滿反物質情緒的屌絲。

既然“男不如女”只是謠傳,直男也有相當的粉化購買力,為什么沒人開發他們的商業價值?

01

原因相當復雜。

2016年虎撲步行街首次票選最美女神,賽制仿照世界杯,規則嚴謹,最后賈靜雯摘得花魁,亞軍到季軍分別是高圓圓、林志玲和張梓琳。賈、林兩位都是年過四旬的凍齡女神,高圓圓從2000年清嘴廣告開始也紅了16年,張梓琳是名模,上過綜藝,演過電影,但在娛樂圈普世度一般,這個結果多少有些出人意料。

次年的第二屆步行街選美更離譜了,女神排位依次是邱淑貞、高圓圓、王祖賢和朱茵,邱、王二人都是年過五旬的奶奶級美女,朱茵也是70后。當紅美女如景甜、郭碧婷、迪麗熱巴等人反而首輪出局。

2018年的結果終于接了地氣,分別是佟麗婭、高圓圓、劉亦菲、林允兒,但除了高圓圓“三連亞”,也只有林允兒勉強算是90后,花邊新聞里常見的美女一個沒有。

考察虎撲的數據,31歲~35歲用戶占比最多為33%,說明核心是80后,這個群體忘不了“朱茵眨眼、張敏回眸、青霞喝酒、祖賢穿衣、淑貞叼牌”的高光時刻,并不奇怪。

虎撲用戶的年齡構成

1968年生人的邱淑貞,于1998年息影;1967年生人的王祖賢,除了2004年拍過一部《美麗上海》外,早就離開公眾視線;再加上入圍女神還有林青霞、李若彤、張敏、鐘楚紅、李嘉欣,說明直男有著固執而落伍的審美傾向。

不管新產品還是新女神,都很難打動他們,香艷如火箭少女101亦不能施加決定性影響。想想看,一個愿意為1968年的邱淑貞而不是為1998年楊超越埋單的群體,生意怎么做?

直男有錢、有粉化消費意愿、敗家實力不俗,比起追星的少女,究竟少了什么?

粉化消費不是打車和外賣,燒錢就能刺激需求,粉絲經濟拼的根本不是剛需,是偽需求,是沖動消費,是奢侈品而不是生活必需品的帶貨能力。說白了,就是你愿意為情懷,為信仰,為不時之物繳多少智商稅。

02

直男不是沒錢,而是變現太慢了。

直男商業價值衰亡史

美媒分析了去年NBA球星的球鞋銷售收入,發現喬丹、科比、韋德、詹姆斯和險些退役的德里克·羅斯等老牌球星全都在榜,冠軍喬丹1.1億美元是勒布朗·詹姆斯的3倍左右,杜蘭特、哈登和庫里三位當打球星分別只有2500萬美元、1400萬美元和1200萬美元。

球鞋帶貨新不如舊

可見直男并不輕易服人,尤其害怕粉錯人,他們的偶像需要經得起歲月歷練,才能產生價值認同,這就注定與沖動消費絕緣了。

為了給王俊凱慶生,女粉可以跑到英國萊斯特廣場做廣告,可以買下米蘭大巴車身,可以占領希臘圣托里尼機場。科比最紅的時候來中國,粉絲也能壓斷街,但直男不會沖動到去買幾十顆小行星的命名權。

男科蜜痛哭流涕,女科蜜欣賞原味球鞋

雙方的區別只在于理念,女粉要用買斷貨證明自己不會給愛豆丟臉,直男正相反,需要偶像用行動證明自己值得粉。

許知遠試圖探討這種狂熱,他覺得:

“現在的年輕人很喜歡旗幟鮮明的表現自己的姿態,但是表達完就完了,在他們的背后沒有更深入的東西。”

他好像一位古板的班主任,給流行現象蓋了個鋼印,再留下一句簡單的考語。

其實煽動粉絲消費的人只關心兩件事:如何把廉價的東西賣出奢侈品的價格,簡單的代言不足以變現額外的狂熱。

吳亦凡肯定能給Burberry帶貨,楊洋給萬寶龍,楊冪給雅詩蘭黛,趙麗穎給Dior,都可以做相同的事。粉絲從咸魚盜圖曬單,頂多只是幫了倒忙,并不能否定購買力,但即使這些大牌銷量暴漲,明星們也只是正常運用了他們的影響力。

03

粉絲消費性別比是決定性因素。

騰訊《流量明星受眾分析報告》顯示,楊穎有33%的男粉,迪麗熱巴53%,楊冪44%,鄭爽39%,TFBOYS是49%,李易峰51%,鹿晗54%,吳亦凡53%,楊洋45%。乍看男粉不少,但阿里的《明星消費影響力報告》正相反,除了男女通吃的古力娜扎,所有明星不管本身性別,帶貨靠的都是女友粉和親媽粉。

周杰倫出道20年,粉絲性別均衡,以歌迷為主,極少有顏粉,他本身也不是隨手一指,粉絲就沖過去買斷貨的人設,所以早先代言都是優樂美、可比克之類的快消品,后來才為某腕表、某香水代言,進入輕奢消費領域。

大多數流量明星沒有周杰倫的持續創作力,粉絲也不長情,隨時可能被后起的鮮肉超越,先給女粉洗腦要,比等待直男認同聰明得多。

直男看起來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關心,其實缺乏置身其中的能力,宅家敲鍵盤很容易,跑到人群中展示審美取向就難了。

去年6月7日《創造101》的線下粉絲見面會,前11名包括王菊悉數到場,結果觀眾稀疏,大部分是女粉,直男可以為科比落淚,但舉著應援燈牌秀恩愛這事還是做不來。

楊超越在虎撲、知乎、豆瓣有些男粉,“沙雕偶像”和“沙雕粉絲”的梗玩得熱鬧。有人專門在微博做了個粉絲性別調查,發現72%是男粉,結果現場拆粉絲禮物的環節她最可憐,人家滿滿一箱(其實也不值錢),她只有一個U盤、一個記事本和一只手表。

男粉在知乎還“善意”提醒,楊超越“身上有美好的東西”,假如有一天她把這些東西弄丟了,“喜歡她的粉絲就會一一離去”。

難怪虎撲當年的男版小紅書“識貨“都玩不下去,直男天生不好伺候,喜歡把價值觀和購買力混為一談,事多,說大話使小錢。

04

直男的粉化消費有一個復雜的決策流程。

核心是偶像必須有抗毀力,才有資格帶貨。當年風光的科比在鷹縣丑聞中倒下,丟了耐克和麥當勞的大合同,但NBA拼的是硬實力,有總冠軍戒指加上凌晨4點洛杉磯的淚點,就能東山再起。大多數娛樂明星一旦成了污點藝人,就再難翻身。

直男軸起來也是六親不認,吳亦凡、蔡徐坤爭議中,當焦急的女粉懇求男友幫忙注冊虎撲、代為發貼時(虎撲規則調整前,門檻堪比B站),很多直男大義凜然放棄了燃燒自己剩余價值的最后機會。

要是真有一位鮮肉,文能著書立說,武可單挑詹姆斯,嘴炮奇葩說,侃暈許知遠,橫掃虎撲、豆瓣和知乎直男,那就妥了。

·END·

本文由二說(ID:chongershuo)權梅花網轉載,

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,謝謝! 


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
相關附件下載:
評論
提交評論
登錄 后參與評論
全部評論
按熱度 | 按時間
微信公眾號:梅花網
立即下載